切换到宽版
  • 28阅读
  • 0回复

朱赓的现代中国画,取法于明清,在画面的营造上打破常规俗套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网上配资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朱赓主张中国画以笔墨为宗,以书入画传承古意,尽其所能进入古人的绘画状态和精神状态,并主张古为今用。他的绘画首先从明、清入,明清的绘画逐渐走向了摹古模式,一度成为后人诟病的对象,但在朱赓看来,明清时期绘画在技法上的成熟和成就,恰能为他学习笔墨技法提供有利的、清晰的途径,而且极有可能是一种捷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正如杭春晓所言,明代绘画,由元代之前的“写实造型”转向了“形式造型”,“即突出线条、色彩等基本元素的某种方式组成某种形式或形式间的关系,产生一种视觉上有意味的造型感受”。这种视觉形式,不仅是有美感的,也是可学、利学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这方面,朱赓以个案形式对沈周、文徵明绘画进行了深入研究、学习,笔墨技法得到明显提高,但他并没有因所得而满足、停滞。在他的艺术理想中,宋、元绘画既是中国传统绘画的高山,也是中国文化的高山。但同时也认为,宋代山水画中表现出来强烈的写实性,一定程度上消弱了画家情感和笔墨的充分表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此,在“以元人笔墨,运宋人丘壑”的逻辑下,选择了取法于明清,而上溯至宋元,并对五代时期董源、巨然的绘画潜心学习,也就不失为一种合适之选。在朱赓的绘画中,我们时常看到宋、元、明绘画的错综面貌,也就不足为奇;但并不是说,这样的绘画只能作为古人绘画的镜像的存在,若此,将忽视甚至抹杀画家在长期思考和具体创作中表现出的当代性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然而,除了在画面的营造上打破常规俗套,朱赓绘画的形式造型的主要特征还是其引人入胜的书写性。他的笔墨语言受到董源、巨然、沈周、文徵明的影响较大,但他没有在其中作出多选一或不假思索地杂糅诸多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其书法上的修养,无形中让他绘画的笔墨造型具有很强的凝聚力,主动吸收而非被改造,笔墨涵养与日俱增,看似某人,实为他自己。这也就决定了他的画风,更倾向于细笔谨墨。从渊源上来看,他借鉴和发展了王蒙、沈周、文徵明精细整密的风格,结合自身的书写个性,面貌自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以说,虽然朱赓在明清人那里习得扎实、深厚的功底,但并没有因此“无法无天”;与其说他坚持了笔墨法度,毋宁说是保持了自己的心性。然而,这里提到的“书写性”并不是为了刻意强调其绘画语言与书法之间的历史联系,而是针对画家的一种述行性的表达,即朱赓的笔墨表现出了创作的心态,是那种“有意味的造型感受”的最初来源—心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